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 >

气质里的北京老城保护与民生可眼前的女子初看

来源:未知发布时间:2019-12-31

  另一戴着面具的男人大概是仆人,紧跟在后,见阿月这么嚣张气怒道:“你这个女人我家公子救了你还不知好歹,简直狼心狗肺。”

  “人家不需要我们救,是我们自作多情了,走吧。”男人没什么表情的说道,转身就不再看她。先前他们只是路过此地,想起这里先前是玄苑便想来看看,但没想到会碰到有人光天化日之下公然调戏良家妇女,他本也不想管此事,只是站在树下的脚步就这么挪不开,鬼使神差般出了手。他也不知道是为何,或许只是不想故人之地沾染太多晦气。可眼前的女子初看之下美得惊心动魄,只她这脾气却不怎么好,到底还是他多此一举了。

  阿月看着他们越走越远,心底犯起一丝熟悉感来,但她没有多想,在渝州形形色色的人本就多,他们萍水相逢也未必还会再见,根本无需放在心上,眼下最要紧的是找到杜丽娘他们,也不知他们会去哪里。夜色融融,街上店铺早早就打了烊,街道越发显得冷清。按理来说时值夏季,西凤虽地处温凉但应也是个热闹的景象,而且温度适宜,正是纳凉的好时节。往年莫说是这个时节,就是入了冬在渝州还是一派繁盛的景象,一是冬日不寒,二是富庶之地多有钱人,繁茂什么的吸引各国商贾往来,络绎不绝。然而今日阿月看到的却是不同以往的景象,凋敝的街景,空落的巷子,这些都发生了什么?心中正奇怪着,她找了处最大的酒楼打算先住下再打探一番。

  阿月迈步踏入福源楼,小厮热情的迎接上来。她抬眼看了眼里头的情况,索性这里还算热闹,吃饭住店的不少,小厮问她是吃饭还是住下,她包了间房让他们将食物送进去,并交了几日的银钱,小厮见她大方忙又领着去楼上厢房。阿月到得自己房中歇息了会,暗中观察了下左右房间,里面都没什么响动,她也不确定是否还住了别人,但想想她是太过紧张了,自从来了西凤境内她就怕被人认出,可想来她如今不止容貌今非昔比,连身份都不同了,就是杜丽娘都未必能将她认出,别人更是无需害怕,再说这里离凤都尚远,那些人没事怎会跑来这里。这么想着也觉得是自己太过警觉了。

  小厮将晚膳送进来时阿月正在喝茶,她此时未免容貌多惹事端特意用妆容覆的丑了些,小厮见此到是神色淡定,热络说道:“姑娘对这厢房可还满意?不是我吹牛,鄙店无论是食物和环境都是其他店不可比的,姑娘能选择鄙店那是姑娘的眼光好……”他巴拉巴拉还要再说下去,到是个机灵人会揽客。

  阿月抬手将一锭银子放在桌面上,打断他的话说道:“环境好不好的我到不是最在意,我在意的是服务好坏,若是你能回答我几个问题,那这就是打赏给你的,若你不能回答,掌柜那里我可不会卖面子。”说罢她气定神闲的继续倒了杯茶慢悠悠喝着。

  这番半胁迫的言论显然有些吓到小厮,他哆嗦了一下,试探问道:“姑娘这是太抬爱我了,我什么都不知道。”

  “别紧张,我只是想问问这里发生了何事,前两年我来时还是热闹的景象如今再经过怎就像变了个地方。”

  小厮听她这般说,心中的紧张感顿时落下,又恢复了笑脸道:“原来姑娘是故地重游呀,不瞒姑娘说我们渝州富庶那是出了名的,景色时节皆怡人,就是前段时间墨河以岸的南晋黎城忽然向我们发动攻击,以他们最新研制的火炮经战船扫了我们船运好几艘货船,一路逼到渝州境内,横扫城中,大有种屠城的架势,若非城中百姓与士兵抵死顽抗,渝州早就是一片灰烬了。”小厮侃侃而谈。

  南晋会攻渝州?这到是阿月没想过的,自从南晋质子轩辕启被送来西凤后,两国一直都处在交好状态,即使南晋后来由轩辕澈接手,相交大不如前,但表面功夫还会做足。那是只老狐狸,能令他不惜撕破脸皮,到底是为了什么?而且渝州与黎城都是富庶之地,掌握着两国不少经济来源,这两个地方若发生战乱,等于将自己的咽喉掐断,轩辕澈会做这么傻的事吗?阿月猜不准那人的想法,自然也不好评说什么,只当什么都不知又问道:“那皇上都不管吗?也不派兵来增援?”

  小厮鄙视道:“天高皇帝远的,就算皇上想要派兵增援我们还不让呢,朝廷想要插手我们的事,那也要看他们有没有那个本事。”这话说的多少狂妄,小厮也自觉失言,砸了咂嘴赶紧将话题转移道:“现在渝州境内刚经过战乱自然看起来有些慌乱,但过些时间等稳定就好了,姑娘不用害怕,尽管住下便是。”

  小厮的话看起来或许有些大不敬,这是在外人看来,但阿月曾经在渝州待过很长一段时间,一手将玄苑创建起来,自然明白这里的人对西凤朝廷有着哪种感觉。虽说这里也有地方驻守县丞在此,朝廷先后派过不少兵驻扎,为的就是将这里散乱的民心收复,可事实是并没什么用。

Copyright © 2013-2018 云南爱大板建材家装材料有限公司 www.lovedaban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 滇ICP备09001231号 技术支持:云南爱大板建材家装材料有限公司